用户名: 密码:
首页 > 专家讲堂

山寨是时代特征

发布时间:2016-4-26 15:20:19  浏览次数:1394

2016 年 3 月 31 日,由正和岛创典主办的走进洛可可,与中国工业设计之父柳冠中畅谈「为人而设计」的「对路沙龙」中,中国工业设计之父柳冠中,就山寨问题,对话了洛可可董事长贾伟。在国内外很多人的眼里,中国背着一个山寨大国的标签,作为中国工业设计届的泰斗,柳老表示,这个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发展过程,德国、日本很多国家都经历过类似的情况,以专利是一把双刃剑举例,给企业以建议,要不断创新。贾伟以被山寨 50 个亿,员工被打的亲身经历讲述,山寨是一个时代特征,但他希望这个阶段能尽可能快的过去。

以下为对话实录

中国工业设计之父柳冠中:这个过程无法回避,企业必须不断创新

这的确是处在一个过程当中,没有办法回避的。中国的工业化还不成熟,这个问题肯定要发生。以前 80 年代初,我到德国去参观设计博物馆,当时,德国把日本设计成小偷。外国人叫我们是山寨,还好听点,干脆就把日本人当作设计小偷,所以,这个过程恐怕是很惨烈的。

因为,我们这个社会工业化是不成熟的,就是国外的行业协会都管,咱们的行业协会根本不管,咱们行业协会一开会就是俱乐部吃吃喝喝、旅游旅游,大家拍个照就完了,所以这个是需要有一个过程。

我举一个例子大家可以参考,专利这个实际上是一个双刃剑,对你肯定有好处,但是对你也有可能非常残酷。在 10 年前,深圳台播了一个新闻,深圳有一家公司开发了一种插销板,专门出口美国的,那个什么特点呢?就是用的过程中一杯水倒上去不短路,在美国市场通过两三年的努力,占到 10% 了。美国插销板的行业,那时非常警惕了,它居然能占 10%,就开始调查它,查了半天,它没有抄袭完全,是自主开发的。

但是,这些当地企业联合起来,就是告,告的州法院,这一告州法院一立案,意味着一年插销板不能卖到美国去,后来打一年官司,这个程序过程当中要花 100 万美元,虽然最后有可能成功,但是一年不能卖,一下这个市场就空了。他咬着牙打完了,肯定成功了,因为他没有抄。结果,那几家企业又联合告到联邦法院,告到联邦法院意味着三年的周期,三年不能再卖他的产品,这个企业怎么办?你赢也没有用,你活不了,三年不能卖东西,一年不能卖了,这就是一个双刃剑。

 

所以,专利法这个东西的确是你可以用它,你也可以被它害,唯一的办法,我认同贾伟说的,就是企业就是要不断地创新。如果你有创新能力,你肯定不会停止,他抄了你的,他只能停在这上面,因为他没有根。

今天要开会,你到花店里买花,买一批鲜花来,第三天第四天就蔫死了,但是花店的花为什么老鲜艳,因为它有花圃花工,所以老有鲜花。设计师只能发挥我们自己的优势,就是不断地创新,不断地设计,因为他抄你的,就像我们引进苏联的解放牌,他不会开发,只会停止在那儿,你要自己开发,你肯定还有下一步,当时实际上你再坚持再开发一次,有可能就是抄也抄不了。

洛可可董事长贾伟:山寨是这个时代的特征,我期待它快点过去

我是一个特别开朗的人,我去年年初的时候抑郁过一段时间,为什么抑郁呢?就是我们 55 度被山寨的一塌糊涂,曾经的某一个城市,某一个省、市 100 家企业,联合山寨我们,造出了接近 50 个亿的产值,我们仅仅卖了不到 1 个亿。

谁说只有互联网人能走到前台,这个时代只要你对消费者了解,你懂消费者,你就能走到前台。一个设计师,做出了一个时代真正需要的产品,我终于从一直给别人做嫁衣,变成从后台走到了前台,但是没想到刚一走到前台,就被 100 个企业,用一个非常残酷的模式给我们全权打败了,所有的入口,百度上 14 个我们的品牌,55 度的网站,我们的网站永远排在最后一个,怎么竞标都竞不上去,我们问百度怎么办,百度说我也不知道谁是真的,都上。我们问淘宝,淘宝也这么说,我也不知道谁是真的,都上吧,就出现了上百个卖杯子的。

当时差一点有一点小抑郁,就觉得不能在中国待着了,必须到国外去,中国没法弄,但是后来想一想,其实德国、美国、日本都经历过,你可以叫复制也可以叫学习,我有时候对复制的理解就像一个孩子牙牙学语,就是一岁两岁的孩子,总重复妈妈爸爸的话,实际上中国的制造,中国的整个产业就是一个牙牙学语的时代,但是我很期待它快一点过去,要有自己独立的思想。

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,这是很残酷的,因为设计师真心希望不断地创造全新的体验式的产品,但是一旦创造出来又被残酷的复制,而且拷贝的很无情质量非常低,价格非常低,我们那个杯子卖 298 ,市面上有卖到 15 块钱一个的,我都认不出是真是假,但是确实是假的,质量有的时候真的挺差。

对一个设计师来说怎么办呢?我认为在这个时代,它是这个时代的特征,你是一个设计师,你要看到这个时代的特征之后,只有一个办法:不断创新。

然后,在我去年打假的过程中,我也总结出了一个不能打制造业、不能打工厂,可以打销售型,比如说哪个商场卖要告诉他。但是,你要打工厂,在中国是蛮残酷的,一打一个工厂,那个工厂几百个工人整个可能就连工资都发不出去了,我打过那个工厂,那个工厂倒闭之后,几百个工人完全把我当仇人了,这就是中国曾经产业的一个问题,集约式,那一片全是做杯子的,当国外订单少的时候,你说他怎么办?政府还要收税。

那个时候,我咨询了很多公关公司,他们说「你动了别人的奶酪」,我说「是别人动了我的奶酪」,他说「你知道什么叫井水不犯河水吗?你是河水你不要去管井水」。其实,这是中国制造业的,一个现在在这个阶段的一个遗留问题,但是我相信它会过去的,我真的相信它会过去的,虽我们打假也被打了,虽然我们也被诬陷,虽然我们也被怎么样,但是我觉得消费者要的是创新的东西,这是真的。

这个时代需要的是美的,能够满足人们需求的产品,同时向柳老师讲的,能够持续的,对这个社会有可持续发展的,这样一个机能的产品。所以,我自己默默的祈祷,这个时代,它尽快过去,默默的期待,那些集约型的在一起的经济形式,制造业形式慢慢解体,我觉得慢慢的期待中国法律的健全,因为我亲身经历过一个血与泪的过程,我们的公司的人被打,这个过程特别惨、残酷到写一本书,都能写的让你看完了之后真的特别惨,所有的公关公司告诉我,贾总赶快搬家,我说为什么?你肯定会被追杀。

这个真的我的血泪史,差点写入我们中国工业设计的史册:一个杯子引发的血案,设计师做了一款杯子,在外面卖了 50 个亿山寨品,开始被追杀。

 

平台介绍 - 帮助中心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

版权所有©佛山市工业设计学会